连江法院:探析危险驾驶罪量刑均衡机制之构建

作者:连江法院 兰丽群 翁德辉  发布时间:2014-03-07 17:15:41


   “孙伟铭醉驾案”、“张明宝醉驾案”、“胡斌飙车案”的发生,使得危险驾驶骤然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最终《刑法修正案(八)》将危险驾驶入罪,并确定追逐竞驶和醉酒驾驶两种犯罪表现形式。入罪化处理对打击危险驾驶行为具有深远的意义,是在风险社会中必要的刑法保护前置,不仅对藐视法律、威胁公共安全的驾车者予以刑罚的严厉惩戒,同时引导“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良好社会风尚的形成。据统计,自2011年5月1日至2012年4月20日,全国公安机关共查处酒后驾驶3504万起,同比下降41.7%,其中醉酒驾驶5.4万起,同比下降44.1%。但是新罪名在司法实践中也遭遇困境。

    一、危险驾驶罪量刑困境的现实考察

   【案例1】被告人高某醉酒后驾驶小型越野车,行驶至一路口发生交通事故,致四车追尾、三人受伤。经鉴定,高某驾驶时血液内酒精含量为243.04mg/100ml。法院以危险驾驶罪,依法判处被告人高某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四千元。

   【案例2】被告人许某醉酒后驾驶机动车至一路口时,与相向行驶的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二人受伤、两车损毁。经鉴定,许某驾驶时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16.92mg/100ml,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被告人许某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案例3】被告人薛某醉酒后驾驶小型轿车,中途被查获。经鉴定,薛某驾驶时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10.35mg/100ml。法院以危险驾驶罪判处被告人薛某拘役二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案例4】被告人陈某酒后驾驶轿车,中途被查获。经鉴定,陈某驾驶时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47.94mg/100ml。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某的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但其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故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比较1:案例1和案例2中两被告驾驶时血液中酒精含量相差不大,造成的人身损害和财产损失也不存在很大的差别,但一个被判处拘役六个月,另一个被判处缓刑六个月。

    比较2:案例2和案例3中两被告驾驶时血液中酒精含量相差不大,但是一个造成二人受伤和两车损毁,一个未造成实际损害,但法院判决的结果却都是缓刑六个月。

    比较3:案例3和案例4中两被告均未造成实际损害,只是在驾驶时血液中酒精含量有小范围的差别,但是一个被判处缓刑,另一个却被判处免刑。

    从上述三个比较可以发现危险驾驶罪作为新罪名在司法实践中遭遇困境:刑事处罚存在量刑失衡。

    量刑失衡主要体现在刑期的确定、缓刑和免刑的适用。根据犯罪行为的不同,刑罚处罚具有梯度性,此为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应有之义。对案情相近或相似的案件,所判处的刑罚应当基本均衡,此为刑法公平性的体现。而危险驾驶罪出现量刑失衡,究其原因主要是危险驾驶罪作为新罪名量刑情节存在多样性,如何确定危险驾驶罪的量刑基准以及如何调整量刑情节没有相应的司法解释,能否判处缓刑、免于刑事处罚以及判处的条件如何确定也没有明确的立法解释、司法解释,只能依靠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来认定,但是每位法官对事物的发展存在不同的认识,因此出现不同的量刑结果。而量刑失衡出现的重罪轻判、轻罪重判现象,严重损害了司法的公正性和公平性。

    我国正在进行的量刑规范化改革正是为解决量刑失衡问题而产生的。英国刑法学专家霍根说:“法庭的职责是维护公正,而只有在一个判决和另一个判决之间维持某种程度的平衡,它才能在一个犯罪者与另一个犯罪者之间做到公正”,因此笔者认为应当引入量刑均衡理念,通过设定量刑规范化意见完善量刑机制,采用制度化方式解决危险驾驶罪的量刑失衡问题。

    二、构建危险驾驶罪的量刑规范化意见

    本文引入《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的量刑模式,从量刑基准的确定、责任刑的确定、宣告刑的确定三个方面来构建危险驾驶罪的量刑规范化意见。

   (一)量刑基准的确定。

    量刑基准应当根据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程度来确定。作为危险犯,不论危险驾驶行为是否造成实际的人身损害或财产损失,只要产生危害公共安全的威胁即可认定犯罪。若对危险驾驶行为不予以严惩,将会导致悲剧的重演。在确定量刑基准时,应当与罪名性质和社会危害性程度成正比,故考虑危险驾驶罪的法定刑幅度,笔者认为将量刑基准确定为拘役二个月较为合理。

   (二)责任刑的确定。

    根据案件情况,在量刑基准的基础上增加刑罚量确定责任刑。在危险驾驶罪中,造成人身损害或者财产损失,说明危害结果已实际发生,对其应从重处罚。根据具体的损害结果,笔者认为责任刑的确定可以按照以下规则进行:1、每增加一人轻微伤,量刑基准增加一个月;每增加一人轻伤,量刑基准增加二个月;每增加一人重伤,量刑基准增加三个月。2、造成人民币一万元以内损失的,量刑基准增加一个月;造成的损失在人民币一万元以上的,根据具体情况酌情增加2-3个月。基于醉酒驾驶存在醉酒程度的不同,所反映的人身危险性不同,故刑法应当予以区别对待。笔者认为,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120mg/100mL且小于160mg/100mL的,基准刑增加一个月;大于或者等于160mg/100mL,基准刑增加二个月。

   (三)宣告刑的确定。

    本文重在讨论危险驾驶罪的量刑均衡问题,故只对危险驾驶罪特有的量刑因素进行研究。因危险驾驶罪存有两种犯罪表现形式,故本文将追逐竟驶和醉酒驾驶的量刑因素分开阐述。

    1、追逐竟驶的量刑规范化意见。

   (1)无证驾驶或证驾不符驾驶。若驾驶人员明知自己没有驾驶证或驾驶的机动车与自己持有的驾驶证不符,不具备上路驾驶资质却依然驾车上路,因其危险性增大,其侵犯法益的程度加深,故法律应当遏制这种行为的发生。故笔者认为,若驾驶人员无证驾驶或证驾不符驾驶,应当增加责任刑的30%-50%。

   (2)机动车不符合国家安全技术标准。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驾驶上路的机动车应当符合国家安全技术标准。因此为维护交通道路安全,对驾驶不符合国家安全技术标准机动车的驾驶人员予以从严处理,故笔者认为,应当对其增加责任刑的30%~50%。

   (3)不适合驾驶的精神状态。驾驶机动车上路应当集中精神、谨慎驾驶,故不适合驾驶的精神状态却上路驾驶属于刑法应苛责的行为。司法实践中主要有三大类属于此情形:一是酒后驾驶;二是疲劳驾驶;三是吸食毒品后驾驶。对上述三种情形的驾驶人员,应当增加责任刑的20%-40%。

   (4)追逐竞驶路段危险性大。在危险性大的道路上肆意追逐竟驶,表明其人身危险性大,引发交通事故的可能性高。危险性大的路段主要有三种情况:一是限行、限速地段;二是繁华地段,即追逐竟驶时周围车辆、行人多;三是高速公路。故若在上述三种地段追逐竟驶,应当对其增加责任刑的20%-40%。

   (5)多人多次追逐竞驶。多人多车辆情况下追逐竞驶会诱导驾驶人员失去常人的理性,激起相互寻求刺激的不良心态,恶性循环,增加相互追赶的激烈程度,也增加公共危险的程度,同时多次追逐竞驶可以表明其人身危险性大,应当对其增加责任刑的20%~40%。

    2、醉酒驾驶的量刑规范化意见。

    醉酒驾驶的量刑因素和量刑意见有部分与追逐竞驶相同,故重复部分在此不再赘述,仅介绍有别于追逐竞驶的其他量刑因素。根据实际情况,因醉酒本身就是不适合驾驶的精神状态,基于同一因素不作重复评价的原则,本文不将不适合驾驶的精神状态作为量刑的因素考虑,同时醉酒驾驶也不存在多人相互的情形,故也不将其作为个罪量刑因素予以考量。增加驾驶时超速的情形。

    驾驶时超速。超速驾驶已逐渐成为“马路杀手”,而且醉酒后人的意识不够清醒,不能自主控制思想和行为,根据人的生理特点,当速度越快的时候,人的视野就越狭窄,对驾驶的判断能力下降。在两种因素的作用下,引起交通事故的可能性增大,体现出其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增大,故对其应当增加基准刑的20%-40%。

    三、危险驾驶罪缓刑和免刑的适用

   (一)缓刑的适用。

    危险驾驶罪能否适用缓刑引起了学术界和实务界的高度关注。笔者认为,虽然危险驾驶罪属于危险犯,但是其人身危险性和再犯罪可能性并非一成不变,在客观上都有可能表现为情节较轻、危害不大,甚至没有危害,符合缓刑的客观条件。且该罪最高刑为拘役6个月,属于轻罪,尤其是危险驾驶罪经过入罪一年时间,人们对危险驾驶的行为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危险驾驶行为有所下降。若一味强调不予以适用缓刑,则是对罪责刑相适应原则的违背,而且在司法实践中,已有多地法院对危险驾驶罪适用缓刑。

    危险驾驶罪中适用缓刑应当严格把握被告人是否系犯罪情节轻微:就追逐竞驶方面,若未造成任何人身损害或财产损失,且系初犯、偶犯或造成轻微损害后积极理赔、且系16-18周岁未成年人犯罪的,则可认为犯罪情节轻微。就醉酒驾驶方面,若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酒精含量小于120mg/100mL,未造成任何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或造成轻微损害后积极理赔的,可以认为犯罪情节轻微。但是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不能适用缓刑:一是危险驾驶造成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三人以上轻微伤的;二是造成较为严重的财产损失(一般指一万元以上损失)或者造成轻微财产损失(一般指不足一万元的损失)拒不理赔的;三是无证驾驶、证驾不符驾驶的;四是疲劳驾驶或吸食毒品后驾驶又构成危险驾驶罪的;五是多人多次追逐竞驶或多次醉酒驾驶的。

   (二)免于刑事处罚的适用。

    免刑能否适用于危险驾驶罪同样受到争议,笔者认为根据被告人行为的不同反映出其社会危险性不同,所以刑法的适用存在梯度性表现,在刑罚适用体系中,危险驾驶罪是存在免刑的适用空间。且免刑不等于无罪,是在宣告被告人有罪的前提下,考虑被告人的罪行轻微,犯罪人的特殊预防必要性小,即使不判处刑罚,也能够实现特殊预防的目的。若符合自首、初犯、偶犯,且不存在上述增加刑罚的量刑因素,即可视为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可以对其适用免予刑事处罚。

    四、结语

    量刑不均衡是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为此国内外司法界、学术界都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尤其是作为新罪名的危险驾驶罪,其量刑经验还处在探索阶段。我国正在推进量刑规范化改革,是顺应当今时代背景应运而生的。本文借助量刑均衡的视角引入量刑规范化意见,期以解决危险驾驶罪在司法实践中的量刑不均衡问题,并用此文抛砖引玉,呼吁各界关注量刑均衡问题的研究,也希望通过量刑规范化的全面推进实现刑事司法的公平正义。

第1页  共1页

编辑:魏蓉    

 

 

关闭窗口

鼓楼区法院台江区法院仓山区法院马尾区法院晋安区法院福清市法院闽侯县法院连江县法院罗源县法院闽清县法院永泰县法院长乐市法院平潭县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 中国法院网 | 福建法院网 | 新华网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