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山法院:突破型工伤的甄别与认定

——兼评工伤事故责任的延伸

作者:仓山法院 何必林  发布时间:2013-10-28 09:17:32


前     言

    目前,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的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分别从应当认定工伤、视同工伤和不予认定工伤三个方面来认定工伤的情形。稍加分析即可知,在工伤认定案件中,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是认定工伤的实质性构成要件。在司法实践中,工作原因是认定工伤的最重要因素,又是最灵活、多变的,它经常突破工作时间、工作地点的束缚,使得时间、空间标准的运用存在的模糊性与不确定性,造成很多审判员在认定工伤时感到困惑,实践中也常出现各种判法不一的现象。那么,如何对待工作原因、工作时间、工作地点的辩证关系来进行突破型工伤认定?现行立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均未明确规定。本文结合审判实践,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综合利用认定工伤的基本原则与“三工”之间的关联,力图设计较合理的推导模式。

    一、问题的缘起:工伤行政确认诉讼案件呈现的诉讼困惑

    1、案情

    李某是某公司聘请的总务主管。某工作日,他在给公司全体保安员开会时,当众训斥不服从工作安排而出言顶撞他的保安员张某。后张某怀恨在心,遂决定当众报复李某。某工作日12时许,李某在公司食堂就餐时,被张某用铁水管猛击头部,导致其经抢救无效死亡。

    2、市社保局与省社保厅的不同意见

    市社保局受理后认定李某于工作日所发生的事故属工伤。公司对上述决定不服,向省社保厅申请复议,省社保厅经复议认定李某当天12时02分已离开工作岗位,遭受暴力伤害时不属于工作时间,也不在工作场所内,市社保局认定李某属于工伤,属认定主要事实不清,适用依据错误。

    3、一、二审法院的不同意见 

    区法院一审认为,死者李某作为保安部的主管,因工作问题与保安员张某发生纷争,且事后李某并未因此对张某作出不公正的处理,故李某对事件的发生没有责任。故李某属于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情形。"工作时间"包括工作期间临时休息的时间,"工作场所"包括工作期间临时休息区域。李某受到的暴力伤害发生在职工工作期间临时休息的时间及临时休息地点,符合条例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

    市法院二审认为, "工作时间"、"工作场所"以及"因履行工作职责"是该条款规定认定工伤应同时具备的三个要素。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死者李某是否在工作时间内受到暴力伤害。在事件发生当天的上午,李某于12:02刷卡下班,也就是说,其当天上午的工作时间已经结束,之后是其正常休息时间。因此,上诉人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认定李某12:02离开工作岗位后遭受暴力伤害的时间不属于工作时间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4、再审意见

    市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本案中,李某作为保安的负责人,组织保安开会是其工作职责,其是因与加害人在会上发生言语冲突而被害。虽然李某是在中午12点02分打卡下班后被害,但其被害的地点在厂区内,被害原因是基于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打击报复。如果仅因下班时间超过2分钟就不认定为工伤,有违劳动法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立法本意和公平原则,也不利于职工履行职责。二审查明事实无误,但处理欠妥,再审予以纠正。

    5、分析与检讨

    套用“三工”标准,案件的基本事实可概括:在工作地点、工作时间内,李某因工作原因训斥张某,后张某因该事怀恨在心,在非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将李某打死。基本事实如此简单的案件却要经历行政机关2次认定,法院3次审理。如此漫长的审理过程,无论对当事人、审判员及公平正义都是一种煎熬。不难看出,现有的法律、法规限定的工伤认定标准面对着具体个案中千差万别,“三工”标准运用必定存在一定的模糊性或不确定性。从笔者随机抽取法院内网审判系统中近5年来涉及福建、浙江、广东等经济发达的省份共50份涉及到突破工作时间、工作地址、直接工作原因的工伤认定的生效判决的归纳中,其中突破工作时间被认定为工伤共计31件、突破工作场地被认定为工伤共计37件,突破直接工作原因被认定为工伤共计21件,从这些数据中可管中窥豹,对于突破型工伤认定时,大多审判员都秉承朴实的保护弱势劳动群体原则,使案件的处理有较大的灵活性和自由裁量空间。

    二、认定工伤关键词的界定与延伸

    工业化的为人们提供了丰富的物质财富。而作为创造物质财富的主体——工人,他们在生产过程中直接接触、操控、应用大规模的机械设备,就不可避免地产生受伤事故。这种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事故是如何认定?工人所受的伤害将如何救济?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可明确知晓,工伤的认定主要涉及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这三个基本要素。因此,在对突破型工伤进行甄别与认定前,有必要对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界定及其合理延伸进行梳理。

   (一)对“工作时间”的界定与延伸

    工作时间,在概念上本身没有歧义,是指职工在法定限度内,从事工作或者生产的时间。通常认为,工作时间主要包括以下几类:一是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时间;二是职工为保证工作按期完成而加班的时间;三是由工作性质决定的其他应当认定为工作的时间。工作时间的延伸,区分“劳动时间”与工伤认定中的“工作时间”。单位规定或者合同约定的“劳动时间”,而“劳动时间”与工伤认定中的“工作时间”并不完全等同,“劳动时间”是时段概念,工伤认定中的“工作时间”是个时点概念,这一时间点既可能出现在“劳动时间”之内,也可能出现在“劳动时间”之外。[1]根据相关规定,它可以出现在作业时间,也出现在准备工作时间、结束工作时间等时间点。因此,在工伤认定实践中,对于工作时间的界定,应尊重客观事实,以劳动者所从事的工作内容的具体性质出发,进行判断。

   (二)对“工作场所”的界定与延伸

    1981年6月22日,第67届国际劳工大会通过的《职业安全和卫生及工作环境公约》第三条C款明确规定:“‘工作场所’一词涵盖工人因工作而需在场或前住、并在雇主直接或间接控制之下的一切地点。” 2006年10月31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批准了该公约。因此在我国,工作场所并非一个静态的概念,由于工作的复杂性、多变性,工作场所并非仅仅指办公室、工厂间等直接从事主要工作、生产的场所,同时包括次要场所及临时工作场所。一般认为,“工作场所”的范围具体包括三个层次:第一,劳动者履行工作职责的特定区域。该特定区域是指与劳动者履行工作职责有直接联系的区域。如钢铁厂铸造车间是铸造工人的工作场所;第二,劳动者履行工作职责的不特定区域。该不特定区域是指由于劳动者履行工作职责的特点而使场所具有不确定性,但又与工作职责有密切关系的区域。如建筑工地的材料营销员的工作场所即属于此类型,并不能将其工作场所局限于建筑工地围墙之内;第三,为方便劳动者工作而设置的相关处所。该相关处所是指为提高劳动者工作效率、方便劳动者工作而设置的必要设施,这是对劳动者主要工作场所的合理延伸和必要补充。如休息室、厕所、饮水室等等。[2]工作场所的延伸,在我国工伤认定实践中,不仅包括本职工作岗位,还包含经过用人单位指派或许可、自愿到相关岗位上帮忙,也应当认定为工伤。比如,劳动者到其他岗位上协助其他同事完成工作,或者临时顶替其他岗位上的同事履行本职工作而发生事,都属于为了保证或促进工作流程的顺畅,基于用人单位利益,属于工作原因,应当认定为工伤。

   (三)对“工作原因”的界定与延伸

    工伤认定最核心的内容是工作原因,如果说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是认定工伤的必要条件,那么工作原因则是它的充分必要条件。工作原因,概念上言简意赅,即是指劳动者受伤与履行工作职责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在实践中,对于工作原因的界定,不应仅以用企业与劳动者约定为限,也应从劳动者从事工作的具体内容出发,综合进行判断。工作因果关系包括直接因果关系与间接因果关系,直接因果关即一因一果,是指职工受伤与履行职务行为直接存在一对一的关系。直接因果关系是在审判实践中容易认定。工作原因的延伸取决于间接因果关系,即多因一果,多种原因造成劳动者在工作过程中受伤。对于间接因果关系认定,有学者认为,应当结合病情特征、病情可能诱发因素、受伤职工自身疾病史、工作环境等多种因素综合考察,客观认定履行工作职责对于职工受伤结果原因力的大小和联系。如果受伤职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受到事故伤害或发生突发疾病,完全系自身疾病引发,其疾病伤害的发生原因、病情特征等与工作环境完全无任何关系,应当认定为“非工作原因”。可见,各类职业工伤事件与时间、空间的关联程度不尽相同,但它们必定与职业活动有着或直接或间接的因果联系。

    三、审理突破型案件的原则与途径

   (一)审理突破型案件的原则

   《工伤保险条例》对工伤认定标准通过抽象概括并加以列举的方式作了界定,但是由于客观情况千差万别,条例的规定不可能穷尽实践中的各种情形。在审理突破型工伤案件时,审判员要秉承着何种原则?在此,笔者结合工作实践,认为该类案件除了具有一般的工伤认定的基本原则,例如:依法认定原则、承担社会责任原则、合情合理原则、统筹兼顾原则等,还至少具备另外两种原则。1、坚持无过错责任原则。坚持无过错责任原则在突破型工伤认定的应用,其理论依据主要是:1、凡是利用机器从事生产活动的雇主和企业,都有可能对雇员造成职业伤害;2、工伤事故治疗和伤残发生的赔偿,是对工人因职业伤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和劳动能力损失的补偿,与工人操作过失无关,不能因工人操作的过失而受到影响;3、工伤保险的根本目的是预防、减少和消除工伤事故的发生。为此,改善劳动者的劳动条件,提高劳动环境的安全卫生水平就尤为重要。而要做到这些,用人单位或雇主是起决定性作用的,或者说只有用人单位或雇主才能做到。[3] 2、“工作原因”推定原则。“工作原因”推定原则,通说认为,是指有职工受到伤害的事实,职工所受伤害确实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在排除所受伤害是非因工作原因的情况下,推定职工所受伤害是因工作原因造成的。《工伤保险条例》,该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从应当认定工伤、视同工伤、不予认定工伤三个方面确定认定工伤的情形及应涉三个基本要素,也体现了“工作原因”这一核心。因此,在能够确定工作原因的情况下,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可以忽略不计,因为时间、场所是工作这一状态存在的时间和空间。

   (二)审理突破型工伤认定的途径

    笔者采用层层推进的方式,兼采上述的原则,设计下述图表以处理突破型工伤认定的途径提供参考。

    表一:图解突破型案例处理途径(表略)

    关于表一的几点说明:

   (1)法律法规已罗列的类型:1、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2、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这种情形仅是与履行工作职责有关,是属于工作原因要素的变化。3、患职业病的。职业病是指法律规定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职业病一般是由于职业危害因素作用于人体的强度与时间超过一定限度,导致人体发生功能性或器质性病理改变而产生的,具有缓慢发展的特性。职业病具有法定性,虽然职业病是由于职业活动而产生的疾病,但并不是所有在工作中得到的病都是职业病。职业病必须是列国家制定的《职业病目录》中,有明确的职业相关关系,按照职业病诊断标准,由法定职业病诊断机构明确诊断的疾病。5、因公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6、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非机动车事故,例如自行车、马车撞人伤亡等,不认为是工伤。7、 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 48 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虽然死亡是因自身疾病突发导致的后果,与工作过程无实质联系,但由于后果严重,法律规定视同工伤。8、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这是法律规定的又一视同工伤情形,旨在鼓励见义勇为行为,而伤害本身与职工本职工作没有联系。9、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该种情形也与职工本职工作几乎没有联系,是法定的视同工伤。

   (2)《工伤保险条例》第16 条明确规定有三种情形不得被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① 因犯罪或者违反治安管理伤亡的;这里的“犯罪或者违反治安管理”是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的行为,且“犯罪或者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必须与伤亡有必然联系,若没有则不能一概而论,因此不能认定为工伤,享受工伤保险待遇。例如,职工发生了符合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虽然其曾经犯罪或者违反过治安管理规定,也应认定为工伤。再如,职工在工作时间与他人斗殴致残,则不能认定为工伤。② 醉酒导致伤亡的;用人单位为了确保工作安全,往往在其工作制度或者操作规程中明确规定不得饮酒,这主要是考虑酒精过度会导致人的反应灵敏度下降,事故发生的风险也会加大。对于醉酒而导致伤亡的,违反正常的工作规程,是由于自身原因导致的,因此《工伤保险条例》明确规定此情形不被认定为工伤或视同为工伤。现实生活中,经常出现所谓的“喝酒”而因公“牺牲”的情形,明明是“腐败”、“浪费公款”,却还要披上“工伤”之名,享受优厚的补助、抚恤。这种荒唐的“工伤”,根本就是对公序良俗的直接破坏,是对公众感情的伤害。③ 自残或者自杀的。对于这种认为制造的死亡与工作无必然联系,《工伤保险条例》也明确规定此情形不被认定为工伤或视同为工伤。[4]

   (3)间接原因中的“与工作密不可分、无法回避的情况”。间接原因的认定可考虑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采取逆向分析确定职工受伤的原因。逆向分析就是指从职工受伤的结果逆向寻找原因。根据各个原因力的大小情况,确定造成职工受伤的基础事实。二是根据绝对优势证明标准排除不属于工作原因的基础事实。绝对优势证明标准是指某一基础事实导致职工受伤的可能性或不可能应达80%以上,若不可能性达到80%以上则将这一原因因素排除。[5]三是采用目的解释,不拘泥于法律文本的字面含义,而是运用一定的方法来探究法律的原意。目的解释有三种最重要的形式:一是合宪法性解。在我国,宪法往往构成了有关工伤保险的立法是以职工为权利本位,以用人单位为义务本位。因此,在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应当认定工伤”不明确的,应当从宽适用。换言之,根据劳动法和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在对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工作原因存在缩小解释与扩张解释都有一定道理时,适用扩张解释更符合我国宪法的基本精神。

   (三)对突破型工伤认定图表适用的案例

    开篇的案例可以如此解决:根据“三工”标准,工作时间不满足条件,属于突破型的工伤认定的案件,在表一中,可马上分析出该案件同时不满足法律法规已罗列的9种类型,亦不属于因犯罪或者违反治安管理伤亡、醉酒导致伤亡的的、自残或者自杀的不属于工伤的案例,故突破型案件→法律未规定的类型。现考察是否具有因果关系,李某因工作原因训斥张某,后张某因该事怀恨在心,将李某打死,故属于工作原因,且系明显的直接工作原因,故法律未规定的类型→具有因果关系→直接因果关系→认定为工伤。

    另一案例:赵先生某日上班后,拿着热水瓶到公司开水房接开水。由于电热水箱出水开关水阀不好使,赵先生便放下热水瓶,双手用力转动水阀开关。谁知他用力过猛,不慎将开关水阀拔了出来,瞬间,滚烫的开水从水阀孔中向上直接喷溅到赵先生的面部,导致赵先生被烫伤。根据“三工”标准,显然,上述案例中赵先生发生伤害事故的时间与地点均符合“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是否“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需要进一步分析,套用表一,故突破型案件→法律未规定的类型。考察是否具有因果关系,对“工作原因”的理解,直接原因一般情况是指职工正在从事本职工作,或者在从事与本职工作有关联的事情,明显赵先生的情况不属于直接原因。那么考虑是否属于间接原因,赵先生上班后去打水是为完成工作任务而必须的生理需要,与工作存在密不可分的关联性,因此其行为应当认定为是工作原因所致,故法律未规定的类型→具有因果关系→间接因果关系→与工作密不可分、无法回避的→认定为工伤。

结   语

    突破型案件工伤的分析和认定一直是审判实践的难题,在相关法律、法规未完善前,笔者试图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综合利用认定工伤的基本原则精神与“三工”之间的关联,通过设计较合理的推导模式,帮助一线审判人员梳理审理思路,为该类型工伤案件的认定提供捷径,避免实践中出现的迟到的正义现象。诚如本杰明•卡多佐所言:“法官作为现实社会中的法律和秩序的科学涵义的解释者,必须提供那些被忽略的因素,纠正那些不确定性,并通过自由决定的方法——科学的自由寻找——使审判结果与正义相互和谐”。[6]本文从审判实践中开始论述,指出审判中存在的实践问题,总结提炼案件表征,进行理性的比较归纳与分析,从而设计出工伤案件认定的捷径,期待通过本文为一线审判人员在司法实践中认定突破型工伤案件提供一些绵薄之力,同时对司法效率建设有所裨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李健、葛翔:工伤认定中对工作时间与伤害性质的认定——上海显达度假酒店有限公司诉上海市普陀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http://www.shezfy.com/view.html?id=76293

[2] 尹德元:工伤认定中“工作场所”的界定,《江苏经济报》,2010年7月21日,B3版。

[3]黎建飞:对无过错赔偿原则在工伤认定中歧见的探讨,2003年12月2日“工伤保险法理论与实务研讨会”会议论文。

[4]苏文普:我国工伤认定法律制度研究--基于2010年修改的《工伤保险条例》,硕士论文。

[5] 张海峡:多因一果造成工伤的认定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12fca301018sbd.html

[6] [美] 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邓正来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560页。

第1页  共1页

编辑:魏蓉    

 

 

关闭窗口

鼓楼区法院台江区法院仓山区法院马尾区法院晋安区法院福清市法院闽侯县法院连江县法院罗源县法院闽清县法院永泰县法院长乐市法院平潭县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 中国法院网 | 福建法院网 | 新华网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