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侯法院:修正拒执罪 解决执行难

作者:闽侯法院 李必慧  发布时间:2013-10-17 11:41:05


    曾几何时的“酒驾治理难”和“民工讨薪难”的问题,在刑法修正案“醉驾入刑”、“恶意欠薪入罪”后迎刃而解。多年以来的“执行难”能否也寄拒执罪修正案破解?为惩罚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行为,我国刑法规定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全国人大常委会和最高人民法院分别通过立法解释和司法解释对该罪进行了规定《关于对〈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的补充》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但仍然存在规定较为模糊、事实认定难等问题,在现实司法实践中真正以拒执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为数较少。又由于对触犯拒执罪的行为打击不力,不少被执行人得以长期赖帐、逍遥法外,严重损害了法院的司法权威,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要想解执行难,须先知难点。那么“执行难”到底难在何处?笔者做为一名基层执行法官,切身体会到:“执行难”难在被执行人人难找,“老赖”玩“失踪”;难在被执行人财产难寻,“老赖”搞“乾坤大挪移”;难在被执行人拒执成本低,“老赖”耍“无赖”。回想治理醉驾之初,公安部门亦是疲于奔命,用尽各种方法,宣传教育、治安处罚等等,软硬兼施用尽各种方法,但酒后致人死亡案件时有发生也越演越烈。“民工讨薪”也是多年旧疾,又是总理喊话,又集中突击,欠薪现象也常有发生。然从“醉驾入刑”、“恶意欠薪入罪”后,这两种问题都很好的得到解决。因此,笔者认为应参照“醉驾入刑”、“恶意欠薪入罪”两罪,修正拒执罪,增强司法机关对拒不执行的打击力度,彻底解决执行难问题。

    一、现行拒执罪规定不足须修正

   (一)犯罪主体是特殊主体,不足以处罚单位

    根据《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犯罪主体只限于自然人,单位不能成为该罪的主体。事实上,随着市场经济迅速发展的今天,单位欠债不还,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的情形突出。许多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置人民法院判决、裁定于不顾,地方保护主义、部门保护主义一定范围存在,致使司法机关对单位处罚显得苍白无力,判决、裁定成为一纸空文。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司法解释,在第四条中明确规定为单位的利益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拒执定罪处罚。这虽然为打击单位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犯罪提供有力的依据,但这只能追究单位主管人员或责任人的责任,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处罚单位,这明显不利于发挥惩罚单位犯罪的有效作用。      

   (二)处罚过轻、过简,不足以罪相刑称。

    我国《刑法》规定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罚金”。本罪明确量刑上限为三年,罚金无规定。因为,判决的执行可分为金钱给付义务和行为履行。金钱数额有多有少,行为有轻有重。案情不一,罪行不一,不能宠统地统归三年以下徒刑。罚金刑是多少,没有明文规定。执行标的少则几百多则上千五,一律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显然是不公平的。还有,三年以下的处罚明显过低。“恶意转移财产拒不执行,不异于盗窃案或抢劫”。现实中,有人偷了2000元被判刑,有人欠了上百万元却拒不执行,鲜有入罪,这在立法上是显失公平的。总之,拒执千万种,处罚却如一。

   (三)追诉烦琐不合理,不足以有效处罚。

    现行的拒执罪的追诉是由法院移送而启动,整个诉讼程序流程为法院到公安,公安到检察,检察院到法院。始于法院又终于法院。按照《刑诉法》及全国人大法工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管辖的规定,“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认为已构成犯罪的,将案件移送到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立案查处”。在这类案件中,会导致了执行法官作证,刑事法官审判局面,也违反了程序,违背了司法独立原则。再则,法院既已认定被执行人构成犯罪,又移送公安机关审查立案,那么公安机关到底要不要侦查,查无实据、查非所认,又当如何?公安机关如不立案侦查、检察机关不认为构成犯罪,法院将处于什么地位?在实践中,公安机关对人民法院移送的案件往往以行为人在案件移送后已履行义务或其他理由决定不予立案,而人民法院持不同意见的,如何处理?刑诉法规定,对公安机关决定不予立案的,控告人不服的,可以申请复议;检察机关依法可对公安机关依法实施立案监督,责令公安机关立案。而作为案件移送单位的人民法院对不立案决定有异议的,应如何对待,刑诉法没有规定。

    二、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法律完善的建议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规定及适用分析,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对该罪进行规范及完善:

   (一)单位犯罪应为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主体。因为,有些负有履行义务的单位机关团体凌驾于法律之上,集体作出决定以“软抵硬抗”,脱壳改制、隐匿转移财产等方式拒不执行。若不论罪,就会损害司法公信力,降低社会诚信度,从而造成法律面前不平等,显失公平之影响。此外,对提供执行义务的担保人、协助执行义务人及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拒不协助、妨害执行的应以共犯论处。

   (二)量刑处罚幅度应区别对待。一是量刑方面应根据情节轻重和造成后果大小划分为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和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两个幅度。可并处罚金、没收财产刑。二是在罚金方面可比照执行标的和其它财产刑的幅度而定。同时还可采取限制行为下达禁止令,一旦发现可供执行财产立即执行等措施,决不给以侥幸规避执行的机会。笔者建议参照《刑法》偷税罪所规定的施行比例量刑,如规定“逃避执行数额较大并且占应执行额的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处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巨大并且占应执行额的百分之五十以上,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以量化形式代替立法规定“情节严重”这种统模糊的概念,从而使法官更能准确把握好构罪与非罪、罪重与罪轻的标准,体现刑罚的公正性、公平性和人性化。 

   (三)建立轻罪自诉重罪公诉诉讼程序

    拒执罪有轻有重,每年及历年由经审判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数量巨多,拒不执行的更是成千上万。所以,全部由公诉启动诉讼程序确有难度。有必要区别对待,轻其所轻按当事人意思自治;重其所重公权力介入。笔者建议应将大量被执行人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可量刑定罪3年以下拒执案件,划入自诉案件诉讼程序中,其有如下优点:一是快。自诉程序启动比以公诉程序启动方便、快捷。自诉人有证据证明被执行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可随时起诉,法院可以及时立案、审查,使法院审判更加灵活、简便、高效。二是简。以公诉要经过法院移送、公安立案、侦查;检察院批捕、公诉;法院审判、定罪。有的拒执社会危害性不大、轻微的犯罪,公诉确无必须的。三是活。自诉程序启动可充分体现当事人主义原则,由当事人决定是否起诉、撤诉、调解,更有利于案结事了。四是全。以自诉程序启动,可把民事审判、强制执行、刑事制裁全面有机地结合起来,可司法拘留、可网上通辑、可量刑定罪,真正构建起一个完整执行法律体系,便于监督、协调和操作。对于情节严重,造成严重后果的,则启动公诉程序。

    三、我心中的拒执罪的修正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关于“情节严重”的理解问题。“情节严重”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一个重要的构成要件。何为情节严重?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未明确规定。最高法院1998年司法解释规定了“情节严重”的六种情形。全国人大常委会2002年立法解释规定了五种情形。两个解释名为对拒不执行的“情节严重”作出解释,无论立法解释还是司法解释规定的各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情形,均侧重于积极地抗拒执行的行为;而在司法实践中规避执行、消极执行的行为到处可见,也正是这些行为,导致执行人员花费数倍精力执行,对之以本罪治之束手无措,故建议在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一十三条之一:

    1、被执行人不按时申报财产或申报财产不实,提供虚假材料、隐瞒财产真实状况致使无法执行的;

    2、因不履行判决、裁定而被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但仍继续高消费活动的;

    3、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经人民法院二次以上合法传唤拒不到庭,为逃避执行而隐匿行踪致使无法执行的;

    4、被执行人、担保人或协助执行义务人应履行特定行为而不履行,造成严重后果致使无法执行的;

    5、被执行人住所、居所变迁,未告知人民法院,致使判决、裁定因其下落不明而无法执行的;

    6、被执行人未向法院提出正当理由,或未经申请执行人同意,判决、裁定生效后2年仍未履行义务的;

    7、防碍人民法院查明其财产状况,致使执行工作无法继续进行的。

有前款行为判处拘役,并处罚金。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在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后增加第二条,作为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之二:“以转移、变卖、毁损、隐藏等方法恶意逃避执行或者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的,数额较大,经法院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在提起自诉前支付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在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后增加第三条,作为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之三:“以转移、变卖、毁损、隐藏等方法恶意逃避执行或者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的,数额巨大,经法院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

现实中法院判决、裁定得不到执行,带来的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社会上有戏称得不到执行的判决书为“法律白条”,媒体也有公开叫卖判决书的报道,法律威严受到巨大挑战。综上,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从法律制度上进行规范与完善,形成本罪全面的构架体系。必将对解决“执行难”,建立司法公信力,构建和谐稳定诚信的社会发挥其应有作用。

1、王作富:《中国刑法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第654页。

2、金子桐:《罪与罚——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的理论与实践》,第19页。

3、赵秉志:《妨害司法活动罪研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368页。

4、刘树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主体之探讨》,载于《云南法学》1999年第一期。

5、邓超:《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价值冲突》,载于《云南法学》2000年第2期。

6、〔美〕波斯纳:《法理学问题》,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575、576页。

7、赵秉志:《刑法各论问题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1996年版,第604页。

8、魏昌东、杨太兰:《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客观方面基本内容的确定》,载《法律适用》2005年第3期。

9、张爱军:《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者追究刑事责任的几个问题》,载《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2003年第5期。

10、张爱军:《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者追据刑事责任的几个问题》,《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2003年第5期。

11、汪红飞:《论完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04年第6期。

12、郑红英:《浅析拒执罪与相关法条的关系》。

13、张利兆:《析妨害公务罪的暴力、威胁手段》,《法学》2004年第10期。

第1页  共1页

编辑:魏蓉    

 

 

关闭窗口

鼓楼区法院台江区法院仓山区法院马尾区法院晋安区法院福清市法院闽侯县法院连江县法院罗源县法院闽清县法院永泰县法院长乐市法院平潭县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 中国法院网 | 福建法院网 | 新华网
您是第 位访客